武林外传

第一回  郭女侠失身怒砸同福店;佟掌柜上阵妙点迷路人

这是一个看似普通的夜晚,但是这阵子却一点也不安宁,就在人们即将入睡

的时候,七侠镇最大的也是方圆五十里内最大的客栈,同福客栈中却传来了一阵

喧鬧的声音,是一对男女在大声地争执「我得走!我公务在身!我心系百姓!」

「老邢,你不能走~」「啥也別说了,佟掌柜,事已至此,各安天命吧!」这是

镇上唯一的捕头在和镇上最出名的美女佟湘玉佟掌柜在争执,而他们争执的内容

正是由最近在十村八店兇名赫赫的雌雄双煞引起的。

老邢正气凛地说道:「佟掌柜,最近雌雄双煞鬧得这麽兇,整个七侠镇风声

鹤唳,人人自危,作为一个堂堂的缁衣捕头,全镇的安危都得我守着,我不能只

护着你一家吧。」说着还在佟湘玉的胸前捏了一把,佟湘玉顺势将老邢的胳膊搂

进怀里,娇声说道:「哦呦,老邢,邢捕头,邢哥哥~你忍心看到人家遇害吗~

」说着,还将老邢的胳膊往自己深深的乳沟里按了按,老邢却不吃她这一套,直

接将胳膊从下而上的抽出来,在那一对大白兔上又掐了两下,「邢育森!」佟湘

玉有点生气了,沒想到这个老色鬼这麽绝情,「想走是吧,想走也可以,先把上

个月欠额的酒钱给额结了,算盘伺候!」伙计们立刻将算盘和账本接力到了她手

上。

「汾酒七两,七八五十六。」

「佟掌柜,你得讲点道理吧。」

「额怎麽了」

「现在大家都需要我,我不能只护着你这一家吧」

「那倒也是啊」

「唉,这才对」

「汾酒七两,七八五十六」

「行了行了,你还有完沒完」

「额错了」

「知道错就好,错在哪了」

「错在,女儿红是七两,汾酒是八两,你喝的的还是在额子宫里放了半个月

的特质汾酒,还要再加三两,一共是十一两,十一乘七是七十七,你还要再给额

加二十一两」

「有杀气!」

「在哪!」

……

老邢跑路,众人回店,不水字数

……

佟湘玉坐在首位,面色阴沈地说道:「你们说咱们镇上怎麽就来了这两个魔

头呢」

「你指的是雌雄双煞吧」

「什麽煞」

「就是一男一女两个二傻子呗」

「不要胡说!你不要命了!雌雄双煞恶的很」

「有什麽呀」

「你们不知道」

与此同时,小郭也到了房顶,

「左家庄的那个新娘子,不就是咱俩救得吗」

「人家又沒求你救她」

「还用求吗,你沒看她哭得有多伤心啊,当时她身下的血迹你又不是沒看到

,洞房花烛都就被打出血了,要是真的过几年,她不得被活活打死啊」

大堂

「左家庄的赵家姑娘,多好的人啊,聪明善良,温柔贤惠,身材火爆,就是

长得丑了点,好不容易嫁出去,就在洞房花烛的时候雌雄双煞从天而降对着新郎

官就是一顿暴打」

「边打还边说我们这是替天行道,打那以后,新郎官就再也沒有勃起过」

「赵家姑娘现在在家守着活寡,每天以泪洗面,眼睛都快哭瞎了」

屋顶

「十八里铺的那个小乞丐,要不是咱俩出手,他不就被那老恶棍活活烧死了

吗」

大堂

「十八里铺的薛神医,多好的人呢,那天正给乞丐治阳痿拔火罐」

「刚把火点上雌雄双煞从天而降,对着薛神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边打还边

说替天行道」

「自那以后薛神医大病一场,从此闭馆,再也不给人看病」

屋顶

「还有西凉河那回,咱俩要是在晚到一步,那一船人不就让河盗给宰了吗

大堂

「西凉河的葛三叔,多好的人呀,只要不打渔就去摆渡,送人过河,不收钱

不说,还让他们在船上打炮,那天刚把一船人装上,雌雄双煞从天而降,对他拳

打脚踢,边打还边说」

「替天行道」

「行完道就把船给凿沈了」

「打那以后再想过河就得多走五十多里的路,这还不算,十村八店的小情侣

再也找不到地方船震了」

「这还不算完,八里庄的货郎,黑风岭的猎户」

「白石桥的锁匠,魏公村的樵夫」

「只要是善人,碰到他们就难逃一劫」

……

不水字数

……

小郭入住,老白上楼,两人开打

「你这招是分筋错骨手吧」

「呵呵,眼力不错嘛,吃姑奶奶一招,排山倒海!」

老白一看就知道这招威力不小,急忙往地上一躺躲开惊涛掌的同时也将小郭

给成功点上

「小样,哥哥我可是老江湖了,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说着,将自己的贼手放到了小郭的小白兔上开始轻拢慢捻抹复挑,这老白可

不是一般人,他乃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盗圣白玉汤,这小子自称飞贼,但实际上

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采花贼,当年就是因为沒钱进青楼才走上犯罪道路的,后来

这小子发现直接当采花贼不是更好吗,于是就开始戗行。

言归正传,老白早就看出来小郭是在女扮男装,而且是个绝色美女,在他幹

过的女人里也只有展红菱能与之平分秋色,佟湘玉都略有不足,老白仗着自己经

验丰富而且对穴道极为了解不出两分钟就将小郭挑逗的面色绯红,浑身发热,老

白也不脱衣服,直接解下腰带就要开幹,小郭看着老白的行动想着自己马上就要

失身给这麽一个自己平常看都不看一样的小跑堂的,内心的愤怒不断地沖击着她

的理智,然而这愤怒却又立马被性欲和羞意所替代了,老白已经将她的裤子褪下

,用手指在她那充满了春意的桃源秘境不断挑逗,一会摸一下阴唇,一会捏两下

郭女侠那小巧可爱的阴蒂,看着眼神迷离的小郭,老白坏笑两声,手一用力拔掉

了她一撮阴毛,疼痛并沒有让小郭变的理智,反而让她的眼睛更加迷离,淫水不

停地从她从她身下流出,老白看时机已到,便将小郭推到了床上,老白把小郭的

两条大腿分开,看着那早已经湿透了的小穴,掏出了自己那早已经涨大发痛的大

肉棒,分开小郭那未经人事的小穴上那两片因为充血而肿大的肉唇,对准肉洞狠

狠的一顶,就插进去了。插入过程中明显感觉到突破了一层薄薄的障碍,老白开

使快速的挺动,啪啪……的声音回响于耳边。一抽一插之间,从肉棒上泛起丝丝

血花。「哈哈,老子果然沒看错,你这小妞果然还是个雏」

小郭在老白把他那根大肉棒插进来的时候,她感觉到天蹋了,盡管小穴

已经很湿润了,但对未经人事小郭来说,也是充满了撕裂般的疼痛。最可悲

是这种疼痛,她只能默默的承受。因为被点了穴道,她连叫的资格都沒有。

在白

展堂的快速抽动中,小郭渐渐的从疼痛中感觉到了一种奇异的快感。她渐渐

迷失在快感之中,在心中叫道:「啊!啊……噢……这是什麽感觉,好奇特、好

美妙。啊……噢……太舒服了,啊……啊……噢┅┅我挺不住了,要飞了、要飞

了。啊!!啊……啊」小郭身体一颤,她终于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大

量的蜜汁从小穴中喷涌而出,顺着老白的大肉棒流向阴囊和大腿上。

她是爽了,但是老白是谁,身经百战的盗圣,这点小阵仗算的了什麽,于是

他将小郭的上衣也推了上去,露出了那两只粉嫩浑圆的小白兔,这时候小郭的乳

头已经是傲然挺立,老白坐到她的身上将自己的大肉棒从乳沟插入,继而插进了

小郭的大嘴里,小郭本来正沈浸在人生第一次高潮的快感里,突然尝到了一股腥

味,她立马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老白的脸,内心充满了屈辱和愤怒,这个恶

徒居然不只是强暴自己,还将那根插过自己下身还带着血丝的肉棒又插进了自己

的嘴里,想她芙蓉女侠什麽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这样的羞辱,她的眼中不禁流

下了痛苦悔恨的泪水,「爹,我想回家    !」

老白看着小郭脸上的泪水,有点手足无措,他最害怕女人哭了,看着小郭脸

上的泪水越来越多,老白心一横,换了一个69的姿势,开始舔小郭的骚逼,同

时用手指在她的屁眼上涂抹淫水,正在闭眼痛哭的小郭突然感觉到有人在舔自己

的下面,这真的是一种不同的快感,小郭的眼里又逐渐充满了情欲,老白舔了一

会儿,起身看向了小郭,「嘿嘿小美人,別光顾着自己爽啊,给我也舔一舔。」

说着,将小郭身上的穴道解开了一部分,让她的头部可以移动,「混蛋,我一定

要杀了你!」刚解开穴道小郭就开始放狠话了,老白把手上的淫水摸到了小郭脸

上「小美人,你刚才也很爽吧」说着将自己的肉棒递到了小郭的嘴边,「小美人

,给哥哥好好舔一舔,哥哥就让你更爽」小郭本想歪头躲开,但是看着刚才让自

己欲仙欲死到大肉棒,上面还带着自己流出的淫水和象徵着自己处女之身的血丝

,眼睛再也移不开了,缓缓的将老白的大肉棒含进嘴里,无师自通的用自己的舌

头舔着老白的龟头,老白被小郭舔的越来越兴奋,连忙将自己的肉棒抽了出来心

里暗自说道:「果然是个骚货,第一次就舔的我这麽舒服,不行,在这麽下去还

怎麽给她的骚屁眼开苞」,老白悄悄地点了自己一处穴道,然后将小郭摆成了狗

爬式,小郭扭头看着老白「淫贼,你想幹什麽。」老白什麽也不说就将自己的肉

棒插进了小郭的小穴里,同时用手指将小郭的淫水涂抹在屁眼上,小郭正沈浸在

挨操的快感里,哪里还在乎老白在对自己的屁眼做什麽,直到老白将肉棒插进小

郭的屁眼里她才反应过来,「快拔出去,脏死了」,老白却不管不顾,就只在她

的屁眼里不断抽插,处女屁眼果然厉害,比刚才小郭的处女小穴还要更紧,爽的

老白根本沒空跟她说话,但是老白是爽了,小郭可是沒有一点爽感啊,只有疼痛

,而疼痛使小郭的理智开始恢复,她暗自提起真气,想办法沖开老白的点穴手,

在她不断的努力下,终于就在老白将磙烫的精液射进直肠的同时,小郭沖开了穴

道,「淫贼,去!死!吧!排!山!倒!海!」老白正是虚弱的时候,只能提起

裤子向外跑。

哎呀,妈呀,救命啊,掌柜的!白展堂拼命的向楼下跑去。

……

不水字数

小郭被捉,小青到来,得知真相,屋顶谈心

……

「还伤心呢」佟湘玉坐到了小郭身旁「江湖那麽大,有几个能成为大侠的

「我爹啊」小郭下意识的回了一句,紧接着又说道「我不是因为那个」

佟湘玉意味深长的看了小郭一眼「哦……额懂了,你是因为那件事」

小郭脸红透了「什麽事呀」

佟湘玉笑着摇了摇头「別说了,跟额来」说着牵着小郭走进了自己的闺房,

躺倒了床上

佟湘玉熟练的揉着小郭的奶子,同时另一只手也沒有閑着,伸到了下面,在

她的小穴里抠弄着「你別这样,我……」佟湘玉拿出一根双头龙含在了嘴里,同

时含煳的说道:「跟额一起舔啊,额听老白说你技术不错的」两人舔了一会,佟

湘玉将双头龙插进了自己的小穴,然后引导着小郭享受两个女人之间的快感。

就在铜锅二人组玩女同的时候,客栈里的其他人并沒有閑着,秀才的房间,

秀才正在坐书桌前看书,但是让我们走近一点,我们可以看到,在秀才的书桌下

还藏着一个可爱的裸体小萝莉,正是客栈里的小霸王莫小贝,但此时的莫小贝根

本沒有那混世小魔头的气质,相反她的身上充满了让人怜惜的柔弱,只见她不断

努力想要将秀才的大肉棒全部吞下,却每次都差一小截,她擡起头,用自己的小

笼包给秀才做着乳交,同时可怜巴巴地看着秀才,「秀才叔,求你了,帮我把作

业写了吧,不然,我嫂子会折磨死我的」(註:小贝现在还沒有进白马书院,她

的作业是佟湘玉和秀才留的,秀才也正是以此作为要挟才让莫小贝屈服的)一想

到自家嫂子那高超的性技巧,莫小贝就忍不住打寒战,虽然最后嫂子总会让自己

很爽,但是中间的过程是真的让人无法忍受啊,一次次把自己弄得快要高潮,再

让自己憋回去,反复几次真的让人痛不欲生啊,秀才眼珠一转,「小贝啊,让我

帮你写作业呢也不是不行,但是呢我有一个条件」

「什麽条件,你说,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做」

「让秀才叔破了你的处女之身」

「不行,绝对不行,除了这个其他的什麽都行」莫小贝连连摇头

秀才露出了阴谋得逞的微笑「好啊,既然你的处女小穴不行,那处女屁眼总

可以了吧」

小贝咬咬牙「好!不就是处女屁眼吗,给你就是」

「好啊,你自己上来吧」说着躺倒在了床上「你自己上来吧」

「吕轻侯!你不要欺人太甚!」

「餵,搞清楚好吧,现在是你在求我,不是我求你好吧」

「好,算你狠,我自己来」

说着小贝走到床边,将秀才那沾满了自己唾液的肉棒扶正,跨坐了上去,她

缓缓的向下坐,但是秀才却不耐烦了,伸出双手扶住小贝的肩膀,用力向上一顶

,莫小贝虽然天赋异禀,还被佟湘玉训练多年,但终究是第一次实战,过于紧张

,沒有放松,导致屁眼紧缩,虽然这样秀才是不易插入,但他却更爽了,而小贝

已经快疼晕过去了。

秀才在下面顶了渐进20分钟还是依旧坚挺着,就在小贝即将不耐烦地起身

之时,秀才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将小贝挂在了他的身上,小贝无奈,为了不

摔下去,只能紧紧地搂住秀才,再说秀才,用自己的长枪挑着小贝就往二楼走去

,还未上楼,就听到了一声声的淫叫,秀才心里暗道「老白大嘴厉害啊,这麽快

就成功了」,当秀才走进客房是,老白大嘴正在和小郭的侍女做三明治,两人一

前一后夹住了小青,把她幹的上气不接下气,小青作为一个小人虽然和小郭关系

不错却也早就被人拿了处女之身,年纪不大却也已经是色中饿鬼了,这几天在外

闯荡沒有人幹她,早就忍不住了,老白大嘴两人一来她根本就沒有反抗什麽的,

反而是反客为主开始勾引了,两人当然不是吃素的,直接就扑了上去,五人幹了

一会以后三个男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秀才再次从屁眼挑起小贝,而老白大嘴

这是让小青爬到了地上,如同母狗一般,老白幹小穴,大嘴幹嘴,几人就这样一

边幹一边走出来房门,前往佟湘玉的房间。

这可真是荒淫的一个晚上,三个男人把几个女人身上除了小贝的小穴以外所

有的洞都幹了七八遍,小青甚至也带上了双头龙狠狠地幹了几次这个让自己跟着

一起出来受苦的小姐,最后几人就叠在一起睡了过去。

第二天,小青回家,小郭留下,主演聚齐。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8.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