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鬼怪大联盟——怪异世界第四章:赎罪的唐柔3

当王启走进后,娇怯异常的小美女避无可避,只能结果王启递过的衣服,顺手朝自己身上一比,然后深深羞红从脖子上一路朝上而去。

「这……这件衣服我不喜欢……谢谢王启叔叔你的好意……我……我还是去看看其他衣服吧。」

唐柔将衣服丢开,避开王启越来越近的淫猥身影,背过身子,打算朝宁妃雅那里走去,却不料,王启此时陡然伸出双手,再唐柔的小翘臀下勐捏一记。

「啊」……身体受袭,唐柔一惊之下,反手后扬……一道无形的气刃发出呜呜的声音勐然朝王启打去。

王启此可谓番乐极生悲了,唐柔虽然一副娇怯清纯的可欺摸样,但她可是传承了唐家无数年来暗器绝学的天才,实力虽然不如宁妃雅龙傲天等人强大,但也比他这个半路出家的半吊子武者强太多了。

气刃发出的第一时刻,王启就感到无法言语的死亡威胁,久违的恐惧再度蔓延再他的心底,值此时刻,王启内心却陡然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兽吼,世界顿时变得无比的缓慢。

在这个缓慢的世界中,艰难缓慢的偏过身子,让直击心脏的攻击打再肩膀上,气刃入体,外表无伤,却如刀锋一般直击内腑而去,但……也仅止于此,就在王启魂飞天外,直唿命不久矣的时候,一股强勐无比的内力蓦然从背后传来。

如潮涌的大海,如行军的兽群,内力刚一入体,王启甚至产生自己已经被这强勐内力涨爆成渣的幻觉,强勐的内力直接将气刃吞噬掉,如潮水一般激涌而过,甚至透体而出,站在王启身边的唐柔骤然被这强勐内力所冲击到,顿时倒飞了出去。

「启儿,你真莽撞……」

轻柔温蔼的声音再惊魂未定的王启耳边响起,一下子将他激烈跳动的心脏恢复了平静,但回过神来后,王启不禁老脸烧红,宁妃雅不知何时轻搂住了自己,柔荑贴再自己背心,不用多说,刚才救了自己一命的强勐内力自是来自宁妃雅的了,反传统的美女救英雄,让刚受到认可才有些飘飘然成就感的王启更觉难受。

「倒也算我看走眼了,没想到柔儿居然将唐家暗器一道晋至如此境界,化气为器,从此以后举手抬足皆是无尽暗器,端是神妙非凡,刚才刺伤启儿你的,就是唐门的刺心锥,以威力而言,柔儿这一下出手已经不下于实物了呢。」

轻搂着王启,神态爱怜,淡淡的为王启解说着,虽是轻言淡语,朱唇带笑,但王启却不由自主的低下头,不争气的浑身颤抖起来……因为此时,以宁妃雅为中心,方圆十丈范围皆被某种无以言状的力量所冻结了。

放下王启,缓缓朝唐柔走去,淡笑逝去……只留下如冰如霜的冷意肃杀。

看着凤目含煞,玉容冰霜,散发着可怖气势的宁妃雅渐渐靠近,刚才被内力迫飞撞倒一排衣架刚刚站起来的唐柔不自觉的开始战栗起来。

原本因为突发事件而含再眼眶中的泪珠一下子被止住,因为死亡的威胁已经散布再整个空间之中,而且目标明确,就是自己。

双腿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牙关也发出急促的颤抖碰撞之音……唐柔此时一片茫然,所有的思想,都被那缓缓靠近的倩影所夺取。

铅指如飞,再唐柔穴道上急点了数下,唐柔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体内一滞,内力被封禁了无法运动,随后,宁妃雅冷着玉容,扬起了纤手。

「啪……」

一记耳光,让唐柔如在梦中,力道不轻的掌刮一下子就让那白皙柔嫩的脸蛋出现了五道明显的指痕。

「啪……」

再一记耳光响彻后,唐柔才微微反应过来,却不是武力反抗,反而像是被父母责打时的小孩一般,嘟着嘴,眼泪不住的滑落。

「为什么……」

「跪下……」

没有理会唐柔带着哭泣的疑问,而是淡淡的呵斥命令着,唐柔自幼于深山长大,长期与天地兽群为伍,虽然养就一身近于赤子的清纯气质,但也铸就了一身柔弱娇怯的性子,面对此刻强势无比的宁妃雅,什么勇气也鼓不起来,最后只能盈盈跪下,那含泪泣然的娇怯摸样,让原本就让人怜爱的唐柔背显柔弱。

「抬起头……看着我。」

「啪」当唐柔明眸含泪微翘螓首的时候,迎来的是宁妃雅又一记毫不留情的耳光,泪珠随着螓首受痛摇摆而飞溅着。

「为……为什么……妃雅姐姐……是……是他先非礼我的啊。」

「啪……」

宁妃雅冷着玉容,丝毫不理会唐柔带着哭腔的辩解,继续一耳光甩过去,受此屈辱外带毫不讲理的对待,唐柔小手握拳,玉唇紧咬,看那惧怒交织的神情,只怕随时都要暴力反抗了。

「我……我要告诉傲天哥哥……说……说你欺负我。」

也许是宁妃雅的强势,也许是那隐隐流露出来的压倒性强大和森严杀机,唐柔鼓足了勇气,却只憋出这么一句小孩气话,小手握紧了又放松,却提不起战斗的勇气。

宁妃雅霜寒着脸,听见唐柔这番小儿气话,露出了一丝冷冷的笑意,如云发丝此时无风自动,画着妖异的曲线,明眸之中若隐若现的闪烁着漆黑,如黑洞一般吞噬万物的光晕,一字一句的说道:「唐柔……傲天出门前,和你说过什么话。」

「唔咦……」

唐柔本来还对这突然而来的话语有些反应不过来,但比起她自身的意识,内心深处某些东西却先一步做出了反应。

记忆如同被飞速倒放的录像一般,每一分每一秒的倒退着,直至退到和宁妃雅出门前,和龙傲天做告别时的记忆画面。

记忆中,龙傲天带着宠溺的笑容,看着自己,对自己说:「柔儿……出去外面,不懂的就多问……还有,一定要听妃雅的话啊。」

记忆瞬间被定格,然后记忆仿佛被某种力量所操纵者,鲜明的彩色记忆被洗成黑白色,然后被定格,脑海中无尽的回荡着一句话:「一定要听妃雅的话啊……」

「一定要听妃雅的……」

「一定要……」

反复重复的话语如同暴风一般席卷着唐柔心灵意识的每一寸,粉碎着,占有着,烙印着,如种子一般飞速的生根发芽着。

王启在旁极其难受……宁妃雅那肃杀之极的气势虽然不直接对着他来,但间接的感受也还是让他如陷入最初和宁妃雅相处时的窘地,身体本能的颤抖着,恐惧着,死亡的预兆一波又一波的袭来,当宁妃雅不在内敛而将自身的压倒性的强大散发出来的时候,王启觉得这几日来的放肆是那么的可笑和不自量力,自以为经过宁妃雅不断的自贱和鼓励,已经成长到可以弥补两人之间的决定性差距,可是最终发现这只不过是自己的幻觉而已,差距……依旧是那么的明显和令人绝望。

久违的自卑再度浮现了出来,王启看着宁妃雅高挑完美的背影,仿佛越来越远一般,想要接近,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连动都无法动起来。

心酸,不甘心……还有那本能浮现出来的绝望。

就在此时,似乎感同身受……王启内心深处不断愤怒吼叫的兽吼声,竟是前所未有的清晰与愤怒……

耳边蓦然传来一声大吼,惊天动地不可一世,王启视线陡然一暗……再回过神来,看见的是怪异绝伦的一幕。

放眼望去尽是苍茫旷野……旷野之上熔岩横流,烟气袅绕,在暗红色的滚烫液体中,一段段大如山岳或小如常人的焦黑残尸浮浮沉沉,一目望去尽是一副末日天灾般的惨厉之景。

抬头望天……尽是一片艳红,入目所见,哪怕是苍天的尽头……也只有恍如云雾一般聚集起来的……火焰。

无数艳红的火焰凝聚成流,如雨水一般倾盆而下,将万物溶为灰烬,一道道紫色暴雷反复闪烁,带着轰鸣声轰炸而下。

天空……是由火红灾焰和紫色暴雷形成的海洋。

整片灾焰天幕,都好像有自己的生命一般,王启恍惚间,仿佛感受到灾焰中那股冥冥中意志……如此的无情,如此的浩大,带着毁灭一切的至高意志。

低下头……是自己血肉模煳,残破不堪,已经看不出生物形状的破败肉体。

已经不行了……撑不下去了……到极限了……都死光了……

无由来的,王启便知道自己的境地……兵败如山倒,残途亦末路,此刻,便是自己终点。

但……那又如何。

抬起头,奋起自己最后的一丝力气,朝着天空怒吼,纵身奔跃而去,哪怕是粉身碎骨,哪怕是魂飞魄散……亦不能让祂低下高傲的头颅。

在一晃眼,王启看见的依旧是宁妃雅完美的背影,和跪着正被掌刮的唐柔,刚才看见的一切,竟仿佛都是一场幻觉一般,但不同的是……自己居然能动了,好像内心获得了某种意志的支援,顿时充满了勇气,无视了依旧再颤抖的身体,艰难的踏步前进。

当走到宁妃雅背后的时候,才发现唐柔的异状,原本不断流出的晶莹泪珠戛然而止,一副哭泣的柔弱玉容依旧维持着,但双眸之中,却只有无尽的空洞和茫然,口里喃喃自语着:「一定要听妃雅的话……」

「一定要听……」

感觉到王启的靠近,宁妃雅回头望去,却看见王启一副大汗淋漓,颤抖不已,惊惧交加的摸样,顿时眼眸黑芒收敛,弥漫在空气中强悍气势也如潮水般褪去,从刚才如魔神可怖的摸样回复到往常的清冷仙子之样,看向王启时带着三分歉意,道:「启儿……你没事吧,为师刚才急怒攻心,倒忘了启儿你天生敏锐,容易受到气势威压……没事吧。」

「没……没事。」

王启有些艰难的笑着,但神色依旧有些怪异,宁妃雅只以为王启是被气势压迫惨了,浑然没想到此刻王启流露的怪异神情,纯是为了掩盖心中突然而来的……杀意。

就在刚才宁妃雅回眸的片刻,看到那闪烁不定的黑芒,王启内心深处陡然涌起一个冲动……

撕碎她……杀了她……

伴随着杀戮冲动而来的,还有那几乎震耳欲聋的内心兽吼,王启陡然双眼充血,口中发出呜咽的唿唿低吟,如果不是宁妃雅收敛的快,只怕王启就要按捺不住,发出怒吼扑杀出去了。

但当宁妃雅完全收敛自身异状后,那莫名而来的冲动也随之消失,如同没有出现过一般,留下惊魂未定,诧异无比的王启。

「启儿……别怕……别怕……都是为师的错……要不这样……你处罚为师吧,用为师来发泄一下你刚才遭受的苦难吧,什么花样都可以,为师甘心认罚。」

看见王启依旧一副浑噩摸样,宁妃雅露出心疼之色,缓缓张臂抱住了王启,如母亲怀抱受惊的孩子一般温柔,袒露的雪白玉乳再王启身上擦碰了几下,又有些刻意挑弄。

看着宁妃雅一副雷霆雨露皆君恩,任由其发泄心中不满的的低顺摸样,王启才稍微恢复神智,但却并没多说什么,而是反手大力将宁妃雅搂住,确认着完美娇躯那诱人的体温和触感。

似乎察觉到王启内心纷乱,宁妃雅摆出一副小女人千依百顺的摸样,不发一语任由王启搂住,期间唐柔依旧目光呆滞跪在地上,喃喃自语重复着同样的话。

好半响后,王启才按下内心剧烈冲突的情感,但却刻意岔开话题道:「妃雅……唐柔怎么现在这幅摸样啊。」

「哼……她啊,正被我的神通洗脑中呢,原本只想用些柔性的手段,让她在不知不觉间让启儿你品玩一番也就算了,但她居然敢让启儿你受此生死危机,简直就是找死……看来得下点狠手段整治一下才行呢,不然怎么为启儿你出气啊。」

宁妃雅柳眉倒竖,玉容不由得又冰寒起来,语气也变得恶狠狠的,王启对这番话很受用,还有什么比宁妃雅的关切着紧更能让他高兴的呢。

「那你打算怎么办」

「启儿你等着……」

说到出气,王启倒是不反对,一想起自己刚才居然真的差点死翘翘了,而且是死的那么窝囊,顿时后怕丛生,惊出一身冷汗,也不禁有些牙痒痒的,自然对宁妃雅的报复翘首以待了。

宁妃雅走到跪着的唐柔跟前,冷着玉容,寒声喝道:「唐柔……」

「是……」

宁妃雅一声厉喝之后,唐柔的喃喃自语顿时止住,眼神微微回复清明,但却似梦游一般不能自制,本能的抬头应了一声。

「刚才发生了什么。」

「王启他非礼我……然后我对他反击了……然后你就打我了……」

「你知道你做错了吗」

「我……不知道……」

看得出,即使是此刻被洗脑中的唐柔,也对这个问题感到莫名其妙,宁妃雅此时嘴角已经带上恶意的媚笑,眼眸微眯,似对自己接下来的事情颇感愉悦。

「你的反击导致王启的差点死去……这就是你犯下的弥天大错,绝对无法弥补的错误……知道了吗」

「我……的错……」

「是……启儿他非礼你,但罪不至死,但你差点就杀死了一个无辜的人……杀害了一条无辜的生命……面对这样的大错你还不认错吗难道你认为我说错了吗」

唐柔略微低下头,似乎再思考宁妃雅的话语,但片刻后,不知是话语中的逻辑关系还是宁妃雅的神通所致,唐柔略显呆滞迷茫的玉容上浮出惭愧之色,缓缓的点了一下头:「是的……我错了,妃雅姐姐说的没错……我犯错了。」

「你犯下的错……是弥天的大错……是穷你一生也无法弥补玩的大错。」

「是……是……」

宁妃雅的斥喝,顿时让唐柔的惭愧之色渐渐浓厚,到最后低下螓首,声如蚊呐,语带哭腔,面容羞红。

「那你还不赶紧去道歉。」

「嗯……」

宁妃雅的话如闹钟一般,唐柔骤然完全回复了清明之色,但第一个举动,却是柔柔的应了一声,站了起来,羞怯的朝王启走去。

「对不起……王启叔叔……是我错了,你原谅我好吗……我不是故意的。」

王启极度讶然,没想到宁妃雅一番话洗脑之后,是非对错完全被颠倒,反倒现在是这个清纯小美女一脸陈恳的过来认错,还摆出一副你不原谅我就哭给你看的娇憨摸样。

「哼,光是言语道歉就有用吗……就可以弥补你的大错了吗……」

「那……那妃雅姐姐……我该怎么办啊」

「去赎罪……去询问启儿的想法……无论他有什么要求,都要主动满足他,毕竟这是你犯下的大错……但是有一点柔儿你必须记住……就是无论启儿说什么,做什么,你都不允许反抗……无论多么不情愿也好……必须主动满足……绝对……不能反抗,只有这样,才能稍减去你犯下的罪孽……」

「是的……赎罪……绝不反抗,主动满足……」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8.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